<address id="d7nnz"></address>

      <sub id="d7nnz"><sub id="d7nnz"></sub></sub>
      <noframes id="d7nnz"><address id="d7nnz"><form id="d7nnz"></form></address>
      <progress id="d7nnz"><meter id="d7nnz"><thead id="d7nnz"></thead></meter></progress>

          <progress id="d7nnz"><sub id="d7nnz"></sub></progress>
          <big id="d7nnz"><meter id="d7nnz"></meter></big>

          <progress id="d7nnz"><font id="d7nnz"><font id="d7nnz"></font></font></progress>

          景德鎮展廳御窯博物館

          景德鎮御窯博物館位于歷史街區的中心,毗鄰世界唯一皇家瓷廠——景德鎮御窯廠,它是明清兩代御用瓷器的專職制造場所,是中國唯一古御窯廠遺址。地段周邊環繞著不同年代的建筑,從明、清、民國時代的老民居及私家民窯,到49年后建造的廠房,再到90年代末的商品住宅,豐富、多元的城市肌理,塑造了極其特殊的、厚重的地段環境。

          御窯博物館的地域性實踐融入了對場地的閱讀,這種復雜的分析涉及到了城市學、考古學、人類學、氣候等相關知識領域。景德鎮因窯而生,因瓷而盛”,人們遠道而來,依山而建、擇水而居,終生的勞作就是建窯做瓷。瓷窯、作坊、居住三位一體構成了城市的基本單元,城市的雛形和結構也因此誕生。整個展廳被打造一個文化地標,展現景德鎮千年御窯歷史與文化。一條條狹窄的里弄連接著眾千私家民窯沿東西向布置,徑直走向昌江,幾條城市的主街平行于昌江沿南北布置,將市場連在一起。這樣的城市結構不僅反映了當地人的生活、生存方式,更是城市應對濕熱氣候的智慧反映。

          圖片1.jpg

          御窯博物館由八個大小不一、體量各異的線狀磚拱形結構組成,沿南北長向布置,它們若即若離,有實有虛,以謙遜的態度和恰當的尺度植入于復雜的地段之中。一方面,拱形結構的尺度不僅接近于周邊的傳統的柴窯,也在大尺度廠房、住宅樓和傳統民居之間做了良好的過渡。另一方面,長短不一、伸縮自由的拱體結構巧妙地和周邊參差不齊的地段邊界產生了有機的縫合。特別是應對復雜、多變、不可預測的歷史街區內建造,這種化整為零的策略,就越發凸顯它的前瞻性。開工不久,發現了新的遺址,通過拱體結構彼此之間的調整,將新發現的遺址巧妙地編織到博物館的內部空間之中。

          圖片2.jpg

          御窯博物館建筑的形式源于當地傳統柴窯的啟發,與羅馬時期的拱券截然不同,它不是簡單的幾何形,而是復雜的雙曲面,用單體拱券作為整個建筑的核心結構,用紅磚來砌墻體,呼應景德鎮蛋形窯的原始與古樸。入窯一色,出窯萬千。為實現設計“拱體表面磚體的顏色、厚度、材質呈漸變趨勢”的要求,中建一局景德鎮御窯博物館項目部通過調整不同的粉料和熟料配比,定制了190萬塊響磚、窯汗磚、基磚、青磚和灰磚,同時搜集到90萬塊老窯磚,并前后進行了11次樣板實驗,對各種窯磚的比例和位置反復調整,僅窯磚干掛和砌筑一項累計使用280萬塊窯磚。每一塊磚都是工人手工砌上去或掛上去的,所有的窯磚和構件必須精準保證精準的錯縫,才能確保8個拱體的弧度是平滑的,不出現端部翹頭的情況。建造過程中不用腳手架,而是利用磚的收分錯位,借助重力完成的。磚窯不僅是景德鎮城市的起源,更是人們賴以生存的生活與交往空間。磚窯保存著與這座城市的生命不可切割的記憶溫度——舊時孩童在冬天上學途中,會從路過的瓷窯上撿一塊滾熱的壓窯磚塞進書包抱在懷中,憑借這塊磚帶給他的溫度,捱過半日寒冬。冬季,學校也常常會移至溫暖的瓷窯旁;夏季,歇窯期間,磚窯所散發的濕冷空氣更是孩童玩耍,年輕人交往、老人納涼的好去處。這些斷壁殘垣的老窯遺址,這些薪火相傳的不滅記憶,是御窯博物館自然而然的源泉。瓷窯獨特的東方拱券原型,窯磚的時間與溫度的記憶,塑造出窯、瓷、人的血緣同構關系。不僅窯爐作為建筑類型融入了城市的歷史,修建窯爐的材料也是可知可感的 。

          圖片3.jpg

          在達到一定生命周期蓄熱性能衰減后窯磚被從窯爐上替換下來,又可以成為修建居住建筑的材料。窯爐早已成為景德鎮文化記憶和城市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也順理成章成為了御窯博物館的空間類型。博物館建筑分為地上、地下兩層,門廳位于地上層。這樣的布置不僅僅會讓人們在走向它時感到體量的親和感、感受到它的尺度和城市中現存的建筑保持接近,更重要的是人們進入它的空間經驗與過去工匠在此勞作燒瓷的經驗十分類似。當人們漫步御窯遺址公園,穿越在綠蔭下,行走在沙沙作響的碎石地面上,跨越平靜的水面之上、緩步進入門廳。向左行,人們將穿越一系列尺度大小略有變化、時而室內時而室外的拱體結構空間,穿越明代的遺跡和豐富的下沉院落,開啟了窯、瓷、人同源的博物館經驗之旅。

          圖片4.jpg

          從門廳向右,書店、咖啡、茶室、最終來到半戶外的供體下,陽光下水體的波紋映射在粗燥的窯拱的表面,低矮、水平的橫縫誘使人們好奇的席地而坐,御窯遺址長長的水平地表撲面而來,意想不到的驚喜不期而遇。這與人們進入門廳之前走向報告廳空拱時,透過垂直切割的豎縫所看到御窯遺址中的玲瓏閣的經歷如此不同,驚喜又如此相似。固定展覽借助于一個密閉的水平上下環路完成,臨時展廳可以任意并入環路,融入整體展覽,也可獨立存在,因為它有自己獨立的出入口。博物館另外一個特點是將古瓷修復過程融入展覽,成為展覽重要的組成部分。辦公入口位于整體建筑的東南側相對獨立的拱的北端,安靜、隱蔽。貨車可以從該拱的南端倒入拱內,封閉、安全裝卸貨。

          圖片6.jpg


          圖片5.jpg

          博物館建筑與自然之間形成很多灰空間,它們虛實相涵、內外相生,彼此纏繞,人們行走在博物館內部的整體空間經驗,反映出中國傳統建筑特有的藏、息、修、游東方美學特質。建筑拱體的結構近似三明治,內外兩層磚中間為混凝土,混凝土拱為主體結構,以抵御地震。整組建筑拱體沿南北長向布置,包含很多開放的拱體結構和下沉院落。地面上拱體的灰空間,不僅可以遮陽避雨,更可以捕捉夏季南北的主導風向,讓涼風魚貫而入,自然通風。多個大小不一、下沉的垂直院落,大多都種竹,不僅為地下空間營造了充滿詩意、自然光線的環境,且具有很強江西意象。也塑造了煙囪效應,就像當地民居中的垂直院落一樣,實現良好自然通風。景德鎮御窯博物館建成后將成為景德鎮對話世界的新名片、復興千年古鎮、重塑世界瓷都的新地標。


          分享文章,請標明來源: http://www.chateaufloralandhome.com/digist/1031.html
          免責聲明: 圖片內容來源網絡,本網站對作品圖片的版權未作證實,對作品的原創性、真實性不作保證,也不承擔由此產生的法律責任。如對作品版權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電話聯系:400-035-0358 進行刪除.

          時間 - 2020年09月25日

          作者 - 展廳設計

          閱讀量 : 154

          上一篇: 騰訊展廳北京總部大樓賞析

          下一篇: 展廳設計公司哪家信譽好?我教你篩選專業信譽展廳設計供應商

          返回
          江西3D